图片 2

晚睡聊天太嗨惹老师发火,   妈是永远的珠穆朗玛

重阳节回宁夏中卫,那里是位于腾格里沙漠边缘的老家。是夜,陪87岁老母拉家常。聊至凌晨,母困顿入眠,我睡意全无。凝视老人家沧颜而感慨万千,率性命笔。  
   小时候尾随妈,   在腾格里边上玩耍。   睡惯了泥屋土炕,  
不知天有多大。   顽劣不驯不听话,   招来老妈多少打。  
遥远的童年童趣,   挥之不去的童谣童话。      那年长大到十八,  
戎装裹身闯天下;   想不到离开了她,   才懂得妈就是家。  
从军的岁月,   艰难困乏;   大漠边关,   冰河铁马;  
风餐露宿为实战,   残酷训练无冬夏。   一封家书抵万金,  
遥望亲人在天涯;   慈父病逝噩耗传,   却不能灵前哭诉心里话。  
   习惯了摸爬滚打,   没想过吃苦为啥;   嚼碎委屈吞咽下,  
报喜藏忧装潇洒。   人活一世争口气,   只因心里有个山一样的妈。  
   走过了长天大野,   走不出妈的牵挂;   走到了雪域西藏,  
梦绕着那缕缕白发。   电波中常有妈微弱的声音:   保重啊我的娃!  
   高原的太阳西下,   我完成军旅计划;   结束青春热血的远行,  
归乡卸甲。   只可惜子欲孝而亲不待,   盼只盼慈母晚霞像朝霞。  
也许灵魂的壮阔无须细节,   也许生命的孕育不言伟大;  
但是为儿心中,   妈是永远的珠穆朗玛。   ……      共 4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图片 1

流年似水,这一生的祸谁又清算过?

人这一生,从年轻到年老,从呱呱坠地到行将就木,到底会闯多少祸?

怕是没人知晓,这极长又极短的人生总会无偿赠送给我们许多意想不到。

小时候,闯祸,打碎碗惹妈妈生气。慢慢地上学了,闯祸,晚睡聊天太嗨惹老师发火。

我们好不容易成年了,恋爱谈了一场又一场,恋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至今,仍单着,这似乎惹怒了所有人,于是他们跑过来说你挑,问你什么时候找,拉你相亲,于是,我们知道自己又闯祸了。

终于,我们变老了,心想没什么祸可以闯了,可一不小心病倒了,儿子请假,闺女调班,全家为你里里外外忙成一锅粥,你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觉得自己又闯祸了。

这些祸,或许是意外,或许是不小心,或许是命里注定,又或许是一时的贪玩任性。

这些祸,也许会让师长勃然大怒,也许不会。这些祸,也许会让你悔不当初一生碎碎念,也许不会。这些祸,也许会让儿女疲惫不堪心生抱怨,也许不会。

总之,凡此种种,谁知道呢?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