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苏东坡还把这件事记录在《东坡志林》中,这个外国人和他来自中国的好友一边吃着美食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着数千年诗歌传统的国度,先贤们写下许多优秀诗篇,如瑰宝一样,至今还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闪光,流传千古。不过,好诗流传千古,劣诗同样也“流传千古”。不同的是,好诗流传是因为后人的共鸣,而劣诗却被当作笑料,记录在逸闻趣事中,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南生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唐代史思明和安禄山发动了“安史之乱”,安禄山死后,史思明自立为大燕皇帝,继续叛乱,并率军西征。攻占洛阳后,恰逢樱桃成熟的季节。俗话说:“洛阳樱桃甲天下”,史思明让人摘来新鲜樱桃,与手下那批捍将们战隙寻欢,饮酒作乐。史思明品尝着新鲜的樱桃,忽然思念起儿子、怀王史朝义来。于是,他安排专人,快马加鞭,给留守燕京的儿子送去一篮樱桃,说一半给儿子,一半给宰相周贽,还当场附庸风雅地写了一首《樱桃诗》:“樱桃一篮子,半青一半黄,一半与怀王,一半与周贽。”尽管身边人纷纷恭维皇帝才华横溢,但也有人善意地提醒说,若把三句和四句对调一下,才合韵律。史思明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我儿子岂能屈居周贽之下?!”大家听后,差点儿没喷饭。不过,他虽然爱子情深,但他那儿子也狼心狗肺,后来竟然发动兵变,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史思明这首拙劣的《樱桃诗》,伴随着这则故事而“流传千古”了。

一个外国人,五十多岁,酷爱中国,尤其是喜欢中国的美食和诗歌。

北宋年间,石介曾作《三豪诗送杜默师雄》一诗,盛赞石延年、欧阳修、杜默三人的才华,说石延年豪于诗,欧阳修豪于文,杜默豪于歌。石延年、欧阳修才气卓绝,冠以“豪”,可谓实至名归。杜默特别爱写诗,但诗才拙劣,其诗多不合格律,常常闹笑话,以致后人把言事不合格者比喻为“杜撰”,“杜”说的就是杜默。苏东坡读过杜默一首《送守道六子诗》,诗曰:“学海波中老龙,圣人门前大虫。推倒杨朱墨翟,扶起仲尼周公。”这种诗才也被石介列为文坛“三豪”之一,苏东坡深感反胃,忍不住打趣说:“我看杜默的豪气,那正是京郊学究先生,饮了私酒、吃了瘴死牛肉,醉饱后所发!”苏东坡还把这件事记录在《东坡志林》中,广为流传,闻者无不笑倒。杜默这首毫无韵味、形同白开水的诗歌,也随《东坡志林》而“流传千古”。

某次,这个外国人和他来自中国的好友一边吃着美食,一边聊着诗歌的时候,外国老头说他非常崇拜孔子故乡的一位中国近代爱国诗人,名叫庄重禅(音译)。他的中国朋友表示从没听说过这个人,老外就即兴用汉语朗诵了一首这位诗人的诗:

图片 1

遥远的泰山,展现出阴暗的身影;

历史上有种现象,凡歌功颂德、吹牛拍马之类的诗歌,很少有传世精品。甚至一些优秀的诗人,一旦创作马屁诗,往往质量平平,贻笑大方。解缙是明朝大学者、大文豪,《永乐大典》的总编辑,与杨慎、徐渭并称“明代三大才子”,曾是朱元璋最欣赏、最信任的大臣,官至内阁首辅。有一次,解缙陪朱元璋在御花园钓鱼,解缙钓到了鱼,朱元璋却一无所获。解缙看到朱元璋面色不悦,便吟了一首《钓鱼诗》:“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朱元璋一听,果然转忧为喜。不过,解缙才名和人格却因这首马屁诗而损毁不浅。

厚重的基础,支撑起浅薄的高层;

近世军阀张宗昌,人称“三不知”将军:不知手下兵有多少,不知家里钱有多少,不知自己的姨太太有多少。张宗昌土匪出身,胸无点墨,却好吟诗,甚至整理出一本《效坤诗钞》,到处送人。且看看他的诗作,如《游泰山》:“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如《大明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就曾评价张宗昌的诗不脱“丘八”习气,并把它当作笑料,记录在随笔集《春游纪梦》中,流布天下。

假如某一天,有人将那乾坤颠倒;

别看历史上优秀诗人灿若繁星,优秀诗篇不计其数,但真正写出一首满堂喝彩、万世流芳的佳作,却实在是一件艰苦卓绝的事情。不仅要下读破万卷书的功夫,而且要有一双慧眼,一颗慧心,一支灵动的笔,并经历漫长的训练。故贾岛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叹息;卢延让有:“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经历;杜甫则有:“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真实体会。一个志向远大的诗人,倘若没有这一艰苦卓绝的过程,收获的便只能是劣诗,非但不能赢得“诗豪”、“歌豪”之名,反而会被讥为“杜撰”,臭名远扬。

陈旧的传统,必将遭逢地裂山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老外说,这是他看到英文诗之后自己翻译成中文的。他说这个不是原文,但意思应该差不多。之后还说,这首诗中蕴含着非常深刻的寓意,表达了他想要推翻旧制度、建设新国家的爱国情怀。

老外的中国朋友非常不好意思地再次表示,这首诗他没听过。外国老头就又给他讲了些这位诗人的轶闻。

比如他的生活放荡不羁,与很多女人有染,但是他很尊重女人,在他发现他的一个小妾与自己的下属有私情之后不仅没有追究还给他们路费放他们走。

还说他很注重孝道,小的时候母亲遗弃他改嫁,等到他当了大官之后不仅不记恨母亲,还特意找到她,把她和继父一起接到自己身边颐养天年。还说他曾经是掌握几省的大权的高官,可是不懂军事,在内战中战败,后被人刺杀。

按说,就凭上面这些条件,应该不难找出这个人是谁了啊,可是这个中国人还是没找到这个人和这首诗。

直到这个中国人某一天看到了张宗昌的《游泰山》这首诗: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张宗昌,人称张大帅,在明国军阀时期为山东省督军,相当于现在的山东省书记兼省长兼省军区司令,为一路军阀。

张宗昌本人大字不识一斗,却喜欢附庸风雅,主政山东时向清末状元王寿彭学习写诗,还正儿八经地出版了一本《效坤诗钞》。

下面,和南生一起欣赏张大帅的经典诗词吧!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咏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镰,疑是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镰?

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