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3 生命邂逅,山东省作协会员

小县城一角车站简陋。连着外面的世界母亲牵着我的手手心拥挤着慈祥的掌纹仍然县城的一角车站豪华。连着外面的世界我牵着母亲的手母亲喊的还是她亲自起的乳名小车站
大车站总有一列车驶向外地牵引着母爱的念想出发也总有一列车驶向小县城顺着白发的指引回家又见三十四年前的车站车站。十分简陋杨吉忠,山东省高唐县人,山东省作协会员,省青年作协理事,聊城市小小说协会副会长。

连载《梦断上海》第二章 求学 3 生命邂逅

文/雪漫飞

图片 1

前情回顾】

母亲把船寄存好,拦过一辆人力三轮。母女俩急匆匆向车站奔去。

【正文】

3 生命邂逅

此时,红彤彤的夕阳宛如一个一撒手就要飞走的汽球,将要落到西山外去了。一辆载着母女俩的人力三轮沿着熙攘的人行道飞快地行驶。

静怡感觉将落的夕阳跟着她们奔跑,路旁的建筑、树木也在跳跃着奔跑,又被她们落在了后面,越来越远。

在人行道上,车夫一路拉着铃,机智地在人群中左躲右闪地飞奔。突然,车夫用脚蹬住前轮,只听“嗞嗞”磨鞋的声音,车停了下来,车夫跳下来,用分辨不出颜色的毛巾抹了一把脸,帮母亲把行李拿下来。

母亲付了车费,说了句感谢的话,就提起很重的行李箱拉着静怡上了高高的台阶。

静怡知道,这就是车站。这个灰色的巨大的建筑就是车站,它如一只巨大的狮子趴在高高的台阶之上,人们拥挤着从它的口里进进出出。静怡感觉她和母亲也被这个狮子吞进去了,心里一阵恐惧。

可静怡的手被母亲牵着,母亲什么也不怕,那样无畏地拉着她向前走。静怡紧跟着母亲仓促的脚步。母亲挤在人群中买票。

母亲得知车快开了,母亲几乎跑起来,静怡有些跟不上,但仍就屏住呼吸想跑快些,却跑不过母亲,静怡几乎是让母亲拽着跑的。

图片 2

一列火车如一条巨蟒横在前面,它突然一声长鸣,眼看它就要挪动脚步了。这时,母亲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随即把静怡也一把拽了上去。就在静怡上去的那一刻,车门关上。

静怡被前行的列车一晃,摔倒了,她想哭,惊恐地寻找母亲,却发现母亲也摔在车厢里的地板上,母亲的怀里抱着行李箱,头却抵在车厢的另一面。静怡爬起来,想扶起母亲,却看到母亲的头被撞破了,血从母亲的额头上渗了出来。静怡被这个情形吓哭了,“妈,你的头,你的头破了啊!”

“没事,孩子,离心远着呢,我以为,我以为,我们,赶不上,火车呢!”母亲捂着头,笑着喘息着说,“好险啊,再晚一点,就,赶不上了!母亲笑着说。

“妈,怎么办?你的头出血!”静怡着急地说。

“没事的,只是碰破了一层皮,没什么大碍……别慌孩子,把箱子打开,从最底层抽出一块毛巾来,那是给你准备的,妈真舍不得用,可现在,只能用它来救急了。”母亲有些释然地不紧不慢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