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通说着,三年通一窍

吊屈原   龙舟角黍慰忠魂,每到端阳情更真。  
正气回旋天与地,雄文震慑鬼和神。  
蒙冤永匿清波底,受贬甘为流浪身。  
奸宄昏君历朝见,如斯爱国几多人?      六一有感  
儿童节里老顽童,虽看稀龄耳目聪。  
交友真诚迷网上,求知若渴醉书中。  
高歌一曲精神爽,大笑三声血脉通。  
六十年前追理想,胸前飘动领巾红。      寄友人  
三年通一窍,觞咏两情痴。   梦里青莲句,枕边工部诗。  
游湖贪暮景,拾级沐晨曦。   水下银钩动,花间彩蝶追。  
酡颜发吟兴,唱和忘归期。      老伴教俺包粽子  
妻言握笔手灵巧,粽叶几张难住了。  
也有我夫愚笨时,瓢盆锅碗知多少?            共 23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第31章  我愿意为你

“那天的情形也像今天这样…”林檎喝完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威士忌,抬起头看着徐世通,满眼通红地说道,“他满身的血…我背着他死命往医院跑…结果还是晚了…”

“别想那些事了,都过去了。”徐世通说着,拿走了林檎手里的空杯子。

“他的血流了一地…我的衣服上也全是他的血…”林檎喃喃地说,“我背着他,他伏在我耳边一直说着什么,一开始我没听清,后来到了医院…在进手术室的最后一刻我才听明白,他说的是‘我愿意为你这样,别怪他’。”

“幸好陈朗这孩子命硬,也是运气好,被人给撞见,要不然……”徐世通转移话题,不想让林檎沉溺在过去的悲痛里,“要是这孩子真有个三长两短,估计顾风那小子得发疯,保不准又会干出什么傻事来。”

“是啊,陈朗有顾风守护他…”林檎苦笑着自言自语,“顾风比我好,有顾风在陈朗身边,我也放心了。”

林檎这次来找徐世通,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想让徐世通卖他个人情,帮他找到周汝清。在这座城市,除了警察,大概也只有徐世通有这个本事,明的暗的、黑道的白道的,徐世通启用了他所有的关系,在全城搜索周汝清的踪迹。林檎一直呆在这儿没走,就是在等消息。

“你先回去歇歇吧,消息没这么快的。”徐世通漫不经心地又点了一支雪茄,“一有消息我会立马通知你的,放心吧。”

在医院的病床上,陈朗感觉自己一直在做梦,他梦到小时候坐在父亲的单车后座去上学,经过十字路口,父亲停下来等红灯,可当绿灯亮起的时候,父亲不见了,把他一个人丢在马路上……

他跑啊跑啊,一直追着前面的一个人,那个人一开始好像是他父亲,可是追着追着,前面的人越变越小,自己的身体却越变越大……

“你老追我干嘛?你追不到我的。”前面的人变成一个小男孩,回过头来朝陈朗做鬼脸。

是顾风。

我是不是永远追不到你。陈朗在心里说。

可是你说过会陪着我的。陈朗停下脚步。

我好累啊,我不追你了。陈朗蹲下来。

周围的声音没有了,突然好安静,陈朗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密室,密室的墙壁在不停翻动,闪着五彩夺目的光。

是音乐。四周响起了音乐。

各种各样的音乐一起放出,此起彼伏,互相应和,竟然十分和谐。

“送给你的礼物。”陈朗听到音乐声里有一个人在说话。看不到这人的脸,陈朗四处找寻,只看到一抹银白色在眼前乱晃。

放我出去啊。陈朗大叫。

顾风你死哪去了,快来救我啊。陈朗挥舞着双手,使劲驱赶着眼前的那片银白色。

那一抹飘忽的银白色突然变成一把匕首,朝陈朗飞过来。

不要…不要……陈朗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