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霍去病》坡底韵   问霍郎哪里住家,用坡底韵写的七律或五律称坡底韵诗

坡底韵是用平水六麻韵五个固定的韵脚字所作的律诗,这五个字是“家、华、花、霞、茶”。2000年,南京的刘玉霖宫联璧夫妇在陕西蒲城坡底村铁路卫生所打工,写了一首七律《坡底打工致义友》,和者甚众,至2011年底,已得步韵叠韵诗3000余首,出《坡底诗缘》等诗集五种,  
诗界称此五韵字为坡底韵,用坡底韵写的七律或五律称坡底韵诗,称刘玉霖为坡底韵主。  
刘玉霖首唱《坡底打工寄义友》:   坡底孤村且住家, 不闻喧闹远浮华。  
树围屋后藏啼鸟, 菜种门前当养花。   偶过平林寻洛水,
时登高岭赏烟霞。   随身薄技堪糊口, 野味清蔬茉莉茶。     
幽兰最近一直在研究坡底韵,发现除了七律,五律之外,还可以嫁接在词牌上,像《忆王孙》、《浣溪沙》、《山花子》、《眼儿媚》、《少年游》、《乌夜啼》、《相思引》、《如梦令》(平韵)等都可以使用坡底韵。  
   坡底韵*《22》我爱我家   文/幽兰飘香  
多少辛酸为了家,一番滋味度年华。  
梧桐易得金丝鸟,我辈难求富贵花。  
戴月披星迎玉露,登山涉水伴飞霞。  
寻常百姓寻常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坡底韵《十四》*忆王孙  
文/幽兰飘香   几声鸟语入农家,玉做人间泻月华。  
谁把珍珠藏菊花?面如霞,檐下悠然半盏茶。     
坡底韵《十五》*浣溪沙   文/幽兰飘香  
高树老巢鹊为家。残阳碧水泛金华。浣衣小女笑如花。  
古渡无心留白鹭,轻烟有意挽红霞。笑拈云絮作新茶。     
坡底韵《十六》*山花子   文/幽兰飘香  
不羡神仙住陋家,不求闻达远浮华,但把诗情碾成墨,效兰花。  
常赏平林迎冷月,时看孤鹜共烟霞。莫叹流年憔悴景,品清茶。     
坡底韵《十七》*少年游   文/幽兰飘香  
红墙黛瓦是吾家,陋屋少荣华。黄叶翩翩,寒风飒飒,墙角一丛花。  
秋去冬来如场梦,小院映红霞。沧海桑田,白云苍狗,犹似盏中茶。     
坡底韵《十八》*如梦令   文/幽兰飘香  
精灵飞入万家,冰心忘却繁华。   娇影似飘絮,世间尽染琼花。  
梅霞,梅霞,允我化雪成茶?      坡底韵《十九》*相思引  
文/幽兰飘香  
南下阿哥可念家?他乡莫要恋繁华。栏杆倚遍,清泪染娇花。  
欲问白云捎尺素,却思柳畔赏烟霞。无端愁绪,错把墨当茶。     
坡底韵《二十》*乌夜啼*晨   文/幽兰飘香  
晨曦扑入千家,放光华。隔壁小儿无赖、笑开花。  
奔学校,追飞鸟,沐朝霞。两个老头神侃、捧香茶。        
坡底韵《21》*眼儿媚   文/幽兰飘香  
烟绕平林有渔家,踏鹊诉清华。群牛乱草,野蒿黄叶,幽径飞花。  
扁舟野渡斜阳里,天际抹红霞。长河幻影,绵延心底,起伏如茶。 共 9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七律霍去病》坡底韵   问霍郎哪里住家?让匈奴不在繁华。  
铁蹄营帐思弓雨,铠甲辕门恋剑花。  
看大漠硝烟冷月,望胡天战火红霞。  
祁连有幸英雄冢,吾祭焉支一盏茶。     
注;祁连——祁连山焉支——焉支山     
匈奴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汉武帝对霍去病的死非常悲伤。他调来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他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坡底韵是用平水六麻韵五个固定的韵脚字所作的律诗,这五个字是“家、华、花、霞、茶”。2000年,南京的刘玉霖宫联璧夫妇在陕西蒲城坡底村铁路卫生所打工,写了一首七律《坡底打工致义友》,和者甚众,至2011年底,已得步韵叠韵诗3000余首,出《坡底诗缘》等诗集五种,诗界称此五韵字为坡底韵,用坡底韵写的七律或五律称坡底韵诗,称刘玉霖为坡底韵主。刘玉霖首唱《坡底打工寄义友》:  
坡底孤村且住家,不闻喧闹远浮华。  
树围屋后藏啼鸟,菜种门前当养花。  
偶过平林寻洛水,时登高岭赏烟霞。   随身薄技堪糊口,野味清蔬茉莉茶。 共
45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